修同我说起她做的梦,其中一个情节是我和阿朗松在海里扑腾。说到海,真的是超喜欢。朋友中大部分也非常喜欢海,还有人说过将来我一定要死在海里之类的话。

印象里对一次旅行时看到的海印象很深。那时候每年会去小叔叔家一两次,心里其实蛮抗拒的,还哭过鼻子。其实小叔叔一家人都蛮好,唯一抗拒的是旅程。对小孩子来说,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真是磨难呢。

 

以前都是有大人陪伴,那次的旅行只有阿细、我和大弟三个人。阿姨很细心地给我们做了证明自己身份和家人联络方式的卡片,一旦走失就可以找大人求救。当时年纪小,就记得大弟和我商量好,哪怕阿细上卫生间也要死跟住他。只要是看起来像坏人的人就绝对不要交谈。有位乘客先生同我们说话,问我们是不是第一次独自出门,我们两个根本不理他。后来听说他是名神职人员。

 

其实一切都是平平安安,空乘很照顾我们,阿细那时也算半个大人了,带着弟弟妹妹出远门还蛮老成,后来也被小叔叔笑话“这孩子怎么办事老气横秋的。”飞机到达城市上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就看到夜晚城市边缘的海。第一印象就是那些城市和海上的灯光很耀眼,看着就像天象仪演示出来的星空。

 

大弟指着窗外的海问阿细那些光是不是在打仗,他那些时候看打仗和科幻电影看得很厉害。然后大弟不小心把牛奶洒到阿细身上,大家就忙乱着收拾。

 

小叔叔和婶婶还有姐姐在机场接我们。

 

之后的事我有点忘记了,阿细曾经当笑话讲起来。据说我和大弟一路上情绪都还算平稳,吃吃睡睡玩玩闹闹的;只在见到叔叔婶婶的时候突然大哭起来。两个小孩子穿着阿嬷买的新衣服圆滚滚站在机场大厅里,哭到莫名其妙地山响,把阿细吓坏了。婶婶问我们为什么哭,好像我有回答说坐飞机坐到屁股疼,大弟就光哭着嚷说你们搬家回来啦,我不要坐飞机啦之类的。

 

现在想想可能只是小孩子突然的怨念情绪失控吧。总觉得既然是家人住在一起是理所应当的,那么辛苦地走上很远的路才能相见,实在是不应该的事。大人倒是习惯了,孩子就会认定这是不公平的吧。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102-a92ecd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