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30 记录一点东西
这是出连仔写给一个朋友的关于某两位艺人评论。虽然她一直说自己嘴巴比较毒,但也许这算是旁观者清的一种吧。我觉得她说的不少地方都蛮中肯的,尤其是关于演戏的部分。征得出连仔同意,摘抄一部分内容放在这里。



……演员A的戏看过一些,可以承认其中的部分演技。这个人的努力我多少也能看得见。而演员B的戏这一年近乎集中轰炸地看了,我没有见过身处片场或者舞台上的他,因此得出的结论或许无法让其他人认同,但我还是认定,起码到目前为止,他只是一个拍了无数烂片的普通演员。连优秀都算不上。

我尊重艺人,但我更尊敬演员。我称呼以上二者为演员,是因为他们身上多少还有值得我记住的地方。他们共同点就是很容易就能全心陷入角色。但一个过于洒脱自我标志太明显了,一个则局限于自己的优势反倒将劣势更张扬地表现了出来。他们在目前可以做到基本不让观众混淆角色,然而还是没有让我感觉到极度的鲜明和深刻。至于是否能从容地从角色中跳出来,因为没有对比接触,这里不做赘述。

人总有无法掌控外界的时候。需要休息又必须清醒,期盼忘记又无法逃离。正视自己的缺点才是解决的唯一途径,无论你对人,对事,对物,都是一样。从片子中观众能看出演员演戏的原则,而这一原则就如标尺,会在他所参与的每部戏中贯彻始终。

那么,这两个人的原则呢?哪部片子让我找到原则了?A的片子在《XXX》里我找到了一毫克。B的至今是零。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会真懂各类影视作品,但唯独不会是那些奖项的评委,或者什么审查者。好的演员身上会有一种你能感觉到、触摸到,甚至被一刀刺中心脏那般疼痛的韧劲。就算为了这股韧劲把自己输个精光,他所能留下的角色和影像也是会刻骨存在的,并且伴随着记忆,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地存在着。

 

就我个人感觉,演谁像谁是第一层,演谁是谁,是第二层,自己身处其中便成了谁,这就是戏精了。至于上面所说的原则,一半是针对拍戏,一半是针对个人对待演员这个职业所拥有的意识和高度。你站在什么样的高度上,你所能看到的世界就有多大,你所能随心所欲施展的能力便会有多少。这是个完全没有多少人情味的圈子,我始终如此看待。所谓的艺术从业者,表演艺术家,都是外界给的名头,你需要有足够的锋利去对待这些塑料膜一样的东西,却也需要有足够的柔滑让自己栖身。你的灵魂要被拔光了,可能才会上位。这并不虚假,这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是多少人能从这些局限中用更丰富的过程来向外界描述自己,则要看他们各自的本事了。

人就是如此。他们两个在这个圈子里生存到如今,该做的和不该做的,能做的和不能做的,我想他们应该很清楚。至于自己愿不愿意做,则是另一层面上的意识表现了。A应该是意识到了,也做了选择。B我想他应该也是意识到了,但他的选择更多地出于自我的一个考虑。至于这样对不对,现在我还在看无法下断言。只是有时候机会并非是永远存在的,总有末班车的时候。你在这一分这一秒所该拥有的东西,在下一刻下一秒就完全不同了。所谓的虽败犹荣,所谓的虽然结果不好但尽心尽力了,所谓的大器晚成,所谓的咸鱼翻生,我同朋友说过,这些根本就是你在回首来时路时,旁人给予的一个安慰而已。失去了就是失去了,谁都不能否认。

人也有虚荣心,强烈的虚荣心。谁都一样,他们也一样。争强好胜的性子,我都看见了。他们要流淌自己,要表现自己,演技和作品,各种机会,接触到的各种人,要对他们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要答应他们什么,他们都清楚。就算自己真的不懂,也会有人逼着让你懂的。世界就这么简单,这就是这个社会的原则。你可以认定自己是独居动物,但你依然生存在许多人之中。只是你选择了自己要坚持什么,也由此走上了不同的路。

对于现实中的两个人,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说他们是好演员。即使拍了一堆烂片,也是好演员。而对于同人文,我更乐于见到他们展示出自己更真实的一面。因为谁都不可能也不应该无视,这是本来就存在于每个人身上都有的一面。有虚荣心,有过于自我的部分,有自欺的部分,有傲慢的部分,有神经质的部分。也有我能认同的部分。我能从他们身上看到一点人世的真,也能看到只求最好宁可分裂自己的假,还能看到不停输掉又死不认输的固执。活着要给劲,要真。这是我一直认定的事。即便只是同人文,也一样要有同人文的原则和高度……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105-a5d36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