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一边做虾饺一边陪阿嬷看邵氏的电影《貂蝉》O口O。看着那神奇的画出来的巨大背景板和貂蝉身上红色的小蝴蝶结,我差点把面粉撒到腿上。

豪杰阿嬷倒是记忆犹新,中间还跟随唱里面的黄梅调。她是林黛、凌波和四哥的影迷,因为冯宝宝是林黛契女,所以也喜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却对谢霆锋不是太注意。后来说起当时林黛的出殡,说起那时还在湾仔道的香港殡仪馆,说起有很多味道超赞泰国菜的九龙城,说起和好姐妹第一次去弥敦道上的英皇店,老街上的牌局和中药味、阿嬷不喜欢现在的香港,我想或许是因为作为她记忆力原本该永远存在,变成生命一部分的很多东西都消失了的关系。

不过每次她都会叫我陪她去美都坐一刻,虽然那里的食物并不能说太好,到处是旧旧的六七十年代的装修,不过喝奶茶吃西多士头顶大风扇嗡嗡转,阿嬷会很高兴。

其实哪里都在变。一年夏天,阿细曾带着我去看我出生的医院,结果连他自己也差点找不到路,阿细找附近下棋的阿伯问路,我站在消防栓旁边吃冰。街堵的厉害,我们步行抄近路总算看到了医院大门。至于里面,已经完全是新建筑了。

我仍然认定自己是个中国人,但也许到我这一代,已经无所谓叶落归根了。哪里都有家,只要好好活着,看一年一年春天来到,在美都餐室喝杯菠萝冰,对面坐着最疼我的阿嬷。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128-74388a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