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坐到位置上,林峯始终在微笑,评论报导哪怕FANS常说的那种,招牌式的。有礼貌地鼓掌,听到调侃的话就大笑,得到赞许或感谢时就微笑,或者在同剧组其他成员获奖时起立欢呼,一切都那么好。是的,他总能做的很好,甚至非常好。

许多人领奖都喜极而泣。朋友同事在后台也曾打赌说他如果上台肯定也如此。既然前些年拿最受欢迎男歌手时止不住的掉眼泪,如果这次能得到最佳男配角,搞不好哭的更厉害。他不答,光是笑,笑得恰到好处。


大屏幕开始播放获提名的电影片段,画面里的他坐在镜子前,安安静静地说着,“我今年三十二岁,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我做歌手,也拍戏,你知道的,还不错。我呢,我……朋友很多的。是啊,大家都忙,我更忙。你知道的,干这行进去就只能一直向前走,下不来的;哪怕你退出也下不来,过个十年二十年还会有人拍照说你今非昔比。不过我喜欢这一行,真的。绯闻之类的总要经历,我知道那些狗仔辛苦,所以你看,其实我也习惯一个人了。早就习惯了,人嘛,没有办法,你知道的……”

他看着自己演戏。脑子里忽然想起厨房里猛然搂住自己的那双臂膀。想起他们不小心撞到墙上,钟立文愣愣地问:“疼吗?”

颁奖嘉宾在台上念,最佳男配角是——

掌声中他站起来,和身边的人拥抱接受道贺;短短的走道,不少人拍他的肩膀,与他握手。获奖感言照例要说许多感谢。这次也同之前许多一样,站在台上的林峯说的面面俱到很得体。谢谢公司,谢谢制片人,谢谢导演,谢谢编剧,谢谢经纪人,谢谢家人,谢谢一直鼓励支持自己的这个人、那个人,最后请大家继续支持华语电影。

有个人曾经笑着对自己说:“如果拿了金像奖记得在台上第一个感谢我,也许我能搞个香港最帅警察当当。”

颁奖典礼是实况转播的,香港也看得到。七百多万人,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会在此刻注视自己,他举起奖座,使劲抿住嘴。

那个人在问。

疼吗?

他在台上笑着,眼睛闪啊闪的。


晚上的筷子记要比白天冷清些,写了 “澳门平民面食茶档” 的招牌透着股不紧不慢的劲儿。表针指到7点30分,钟立文拉开绿色的店门。

客人虽少,但仍听到满满加了些粗鲁的谈笑,平民店的轻松味。四号桌的大嘴标刚刚吃光一碗捞面,拿纸巾来回抹着嘴,脑门上一层细细的汗。钟立文坐到他对面,跟老板要了杯冻奶茶和奶油麦多,等大嘴标慌里慌张的眼珠子总算定下来才问:“小回好吗?”

大嘴标点点头:“多少习惯了,况且你打电话给她,比我们一群大人编理由总归强百倍。”

“帮我谢谢阿杰和他老婆。”

“这个你放心。”汉子看看他,叹口气,“你这些天到底怎么过的?”

钟立文把手里的大塑料袋递过去。

“都是小回喜欢的零食,还有几件衣服,你带给她。”他笑一下,“那个丫头脾气倔,不是我买的她应该不会穿,别让阿杰夫妇太为难。”

“现在还好,他们夫妻俩没有小孩,很疼小回。而且林先生时常也会过来,小回见到他就像见到你一样开心,他是大忙人,真的够辛苦。”

桌对面的人听着,眼角柔和下去,握在一起的手慢慢攥成拳。

大嘴标四下看看,凑过去一点,“我听四眼森讲,那家伙出事了?你到底要不要紧?”

“没什么,阿标你别问了。”

“阿文,你说个准话,到底这样要到什么时候?”大嘴标小声问,“其实瞒住小回也无所谓,你看看街坊四邻谁不认定你是她老爸?何必还要揪住以前的事不放!其实、其实不做警察也没关系,你又年轻……”

奶油麦多几下塞进口中,有点被噎住了,钟立文抓起奶茶灌下去,杯子重重放回桌上。大嘴标见他黑了脸赶忙噤声,钟立文也不好再骂他,低头看自己的手。也正是垂眼的这一霎,他僵坐在原地,冷气开得足,杯壁上还是凝满水珠,活像一大堆啃咬手指的嘴。

咬到鲜血淋漓。

大嘴标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玻璃板下,压着各种菜单,还有写着“中环人求生秘诀”的卡片,客人写的纸条。

他挠挠头,嗫嚅道:“今天我告诉阿杰你约我在这里见面,当时林先生也在。他在附近有戏要拍,只有两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就赶去看小回。他没说一起来,不过我想……上环离这里其实也不算太远……”

钟立文并不太记得那个人的笔迹,但还是一下子认出了他所写的纸条——“谢谢公司,谢谢制片人,谢谢导演,谢谢编剧,谢谢剧组的所有同事们,谢谢我的经纪人,谢谢我家人。在浪茄湾看日出唱歌才是最棒的,谢谢警员PC66336,你是全香港最帅的警察。”

字的尽头是咸蛋超人的头像,伴着行小字:可惜不是金像奖。

水珠顺着杯壁滑下去,小小一滩湿迹,模糊了玻璃表面。

“电视里转播过,你可能不知道。”大嘴标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模模糊糊传过来,“林先生得奖了。”

“……我知道。”钟立文说。

看着看着,他忽然把杯子盘子全推到大嘴标面前,挪动玻璃板想从下面抽出纸条。对方起先还有点愣怔,随即马上醒悟过来帮手。他看着钟立文将纸条塞进口袋,又掏出钞票扔在桌上,起身就要走。

大嘴标赶紧一把扯住。“喂!阿文!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小回不能一直这样没爹没妈住在阿杰那里——”

那人只扔下一句:“等我打电话。”说罢挣开手头也不回走出去。


书上是这样说的:“我总以为我们还有时间相聚,但我们总是这样想,不是吗?我们总是自欺欺人,简直能以此维生。”

现实也经常如此。

可是,经常如此又如何?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141-6f88b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