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4 九层塔女郎
曾经是同学的九层塔要结婚了,超开心地给我看她为自己准备的嫁妆。结婚蛋糕和全部餐点她希望能交给以前的同学们,于是目前在同一个国家的我和另外几位同学都被点了名。

她比我大九岁,看起来总是很干净整洁。我当时因为想学习做南亚的菜式去了阿姨介绍的烹饪教室,授课的老师带着老婆移民到新国家开了间小餐厅并教课收徒。九层塔比我早些时候报名,学习的理由很简单:她虽然学习的是法式厨艺,可也很喜欢用许多香料的越南菜。

也因为这个原因,大家叫她九层塔。
虽然我的年龄最小,甚至有些同学的孩子和我一样大,但在教室里大家的等级观念并不会以岁数作为比较基准,大家一起学习、采购、打扫,也时常争执。

九层塔没有去过越南,课程结束的时候她问我要不要同她去做两个星期的越南旅行。当时因为家里有人身体不好需要照顾,最终我未能成行。她回来的时候鼻子脱了皮红红的有点滑稽,可是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莫名就显得特别有力量。我断断续续听她谈了很多次关于越南的事,也收到最棒的礼物——许多许多香料。

之后我们分别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隔三岔五会用网络联系。她去了泰国、文莱和新加坡,在那里的餐厅工作,除去继续攒钱,平常也会到处搜罗当地的美食,后来也因此结识了自己的未婚夫。在谈话中,她称呼未婚夫做“辣椒”,指他的个性和举动都属于令人印象深刻的范畴。其实我想,辣椒和九层塔也是蛮搭配的一对。无论做色拉还是鲜汤,浓浓的辛香基底里再配上淡淡却极为时久的清香,相得益彰。

“请务必给我做一个能吃的蛋糕。”她反复嘱咐我。

我知道九层塔对传统结婚蛋糕深恶痛绝,就开玩笑说不如我在婚礼上做只超大馅饼。

九层塔给我的回答是:“只要用心做便是最好。”

她曾经用自己积攒的钱在越南开过一家小餐厅,因为各种情况经营不到半年便关张了。结婚后她准备和丈夫再去越南重开家庭餐厅。地点已经选好了,有些破旧的鹅黄色二层法式房子,梁柱窗户都透出越式咖啡的那种郁郁沉沉的香。

我知道她喜欢那里,虽然前次失败,却并非缘于她的厨艺。希望下次去越南的时候,能在这个餐厅的厨房里,和她一起做像海风一样清爽的越南菜。

加油哦,九层塔。

用心便是最好,我们可以更好的。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152-07e46a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