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你明天几点钟走?”

“四点左右吧。”

“那时候我还没有下班,小回,你自己乖乖待在家里不许闹,听见了?”

“知道啦,老爸。”

钟立文摸摸女儿的脸:“好了,继续去吃饭吧。”

看着孩子跑回屋子里,钟立文转头望着林峯。

“那你当心点。这里的街坊都起得比较早。”

林峯点点头。

“之后到年底可能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他低声说,“除了其他通告,还要拍电影,准备演唱会……”

钟立文怔了一下,马上说:“是好事啊。如果拿了金像奖记得在台上第一个感谢我,也许我能搞个香港最帅警察当当。”

“好啊,这样你就能变成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了,当心拍照拍花眼。”

“那可真不错,应该还会有不少女FANS。”

林峯皱皱眉,笑道:“痴线。”

见对方没有再接话,他迟疑片刻,又生涩地小声说:“阿文,你也当心点。”

虚掩的门留下一条窄窄的橘黄光芒,余下便是暗沉沉的走廊。那个警察默默凝视着林峯,被光芒投射到的那部分脸颊,似乎能感觉到温度;没有被投射到的,则完全消失在黑影里。他的瞳孔很深,林峯完全看不清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只捕捉到些许微弱的闪亮,就像森林里深夜行猎的人常听见的,那种无从溯源的空气回音。孤零零的,一小簇一小簇,爆裂开来,随即无影无踪。

钟立文。

也许从明天开始,他会深深喜爱上说这个名字时,嘴唇以及舌尖在齿间摩擦的感觉。

或许,只需一把打开门的钥匙。

打开这扇门,打开这扇门。

橘黄的光芒倏地动了。

钟立文伸出一只手扶住林峯的耳侧,探身过去吻了他。

他的嘴唇很干,不像女人那么柔软温润。吻上去的时候似乎还撞到了牙齿。

林峯下意识地张开嘴,迎接的是空荡荡的一口气。

他们看着彼此,看着彼此眼里闪动的那些难以言喻的光亮。呼吸吹热了对方的脸,额角蹭着额角,连心跳声都听得见。接下来的所有动作几乎是瞬间完成根本不经过大脑。林峯看见自己死死抓住对方头发的手,在昏暗中泛出微弱的光。他想说话,想告诉对方点什么,但是声音完全找不到了。

他目不转睛望钟立文,把那口空荡荡的气咽进喉咙里。需不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上一个理由,他不知道。

他仅仅是不想让某个渴望得到的真相付之东流。

天非常热,潮湿,年深日久的走廊里到处散着霉味。隐约听到南方天空低沉的雷声,滚过心脏,最后发出蛾子投身火焰时“呲”的一记微响。

……

……

“再见。”钟立文轻声说,微微笑着。

……

回忆对上了年纪的人而言是残酷的,又是活下去的依靠。再过五十年,当林峯发觉自己终于老到可以遗忘所有事情的时候,他最后一次想起那个窄小湿热的走廊。想起那个警察借给自己的T恤正汗涔涔贴在后背上,划出古怪的图案。那仿佛是他身体里的另一个真正的生命,已经活了很久很久,等待着某个声音的召唤。

然后彻底苏醒,面对比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要鲜活的真实。

即便是最后一次回忆,他也能清晰地勾勒出每个交叠的痕迹。眼睁睁注视那些比海啸还要猛烈的潮水冲向自己,完全无处可逃。

直到此刻林峯才明白,他收藏这些回忆五十年,也许,等待的就是看着它将自己粉身碎骨。

只有笑容宛在。


八月三十日下午两点三十七分,气温三十四度。约定见面的地点是中环威灵顿街的“筷子记”。

钟立文推开门,见那个男子正坐在里面第二张方桌旁狼吞虎咽地吃咖喱鱼蛋。他在吧台旁停了几秒,一步步走过去坐下。

对方这时才瞧一眼钟立文:“两年不见,好像变了不少啊。”

不理会他的戏谑,钟立文径直问:“人呢?”

“在深水埗耀东街长盛面家楼上。如果你想见面,晚上六点以前我可以安排。”

年轻人静默良久,蓦地说:“多谢你,Laughing哥。”

Laughing挑眉笑了笑,“不过也只有几个小时,明天行动过后你可能就见不到他了。”

“什么意思?”

“线人的下场通常比卧底好一点。” Laughing扔下勺子,拿起杯子喝光里面的饮料。

“不少卧底最后消失得渣都不剩。至于线人,起码你还有可能被通知给他收尸。”

一种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无奈的苦涩怒火将喉咙灼烧到生疼,钟立文慢慢握紧拳头,从齿缝里说:“他曾经做过我的线人。”

“那又怎样?” Laughing转一转腕上的表,微微眯起眼,“PC66336,你忘了自己是谁吗?”

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来回轻轻敲弹,片刻,放低声音道:“阿文,我们都是死过几回的人,你该比我更清楚警方为什么让电视台发布他失踪的假消息。”

桌子对面的年轻人盯住他,很慢很慢地说:“我是警察。我不可以让自己的线人死。”

他站起来。

“何况他是小回的父亲。”

……

快到耀东街的时候,坐在计程车上的钟立文看见林峯为手表厂商代言的广告看板。也许是拥堵的关系,计程车行驶的极慢,他始终望着那块广告看板,即使车走出很远,他还回头望向那里。

直到完全看不见。

……

上学时老师教过平行线。在同一平面内,永不相交的两条直线。

现实并非如此。

未来远非如此。

 

22

“你明天几点钟走?”

“四点左右吧。”

“那时候我还没有下班,小回,你自己乖乖待在家里不许闹,听见了?”

“知道啦,老爸。”

钟立文摸摸女儿的脸:“好了,继续去吃饭吧。”

看着孩子跑回屋子里,钟立文转头望着林峯。...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25-d346454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