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0 眼睛里的鼓声

比较方便见面的几个朋友聚到一起时总会说到些共同的兴趣,比方音乐和书。最近在看出连仔推荐的格罗斯曼的作品,听的歌里英文曲目多一些,新晋是这首Eminem的“Beautiful”。

“Beautiful”的开头结尾放了Queen的“Reaching Out”,叔叔听到后还有点怀念地跟着哼了几句,不过对于Eminem他不是太附和。我这几天常在收拾厨房的时候放它——除了我,猫和狗,空气里只有“Beautiful”。

昨天和念君谈到写文的一些事,念君说你不要拍我,我也是把你的作品当原创来看的。我说没关系。

很多人也都这样说过,也对我说你写的很虐,或者说把这些故事当原创看你不觉得有错吗?这证明你写的2R同人根本就是走形了啊。

没关系,在决定把吴卓羲和甘永好配成CP时想到这点了。一人有一人的理解,一千人有一千人的解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喜欢2R但邻居小妹妹会说长得好丑并只因为这一个理由而不喜欢他们。

今天看到一个看完文的人发短消息给我说能看到希望,因为有希望反倒有种痛快感觉。每个人都很努力的活着,就算寂寞也好,累得要死也罢,都还是继续努力着。

在这里谢谢你。生命中总有我们为之坚持再坚持的东西,希望你也能如此。

当成原创也好,当成2R真人VS角色同人也好,故事并不是新闻报导,它的目的不是传达赤裸裸的真实事物本身。它使得所说的东西和叙述人的生命合而为一,并且在其身上为故事内容汲取养分。故事印上讲故事人的痕迹,如同陶罐上永远印有陶工的手纹。

只是把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交出去。一个纪念。而已。

念君你看了,很多人看了,我就心存感激。

至于其它,那是别人的附加品,并不是我这个说故事人的。辨别是非,是成年人的义务。

其实,什么才是真的呢?

出连仔看完枕边书时,我问她你见到的2R是什么样的人?

出连仔回答我不是他们,有什么权力说给你听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而且,我连他们的脸都记不住。

我问W先生2R是什么样的人。

W先生回答不加任何属性,就是普通人而已。如果你按照自己的解读加上任何属性词,那就只是你自己认为的样子了。

这很像一个悖论,又有道理又无法认同。

这也许是我为什么喜欢照片中的背影更甚于正面的缘故之一。

我并不了解2R。穷及一生我也没有勇气说自己了解他们。言语可以表达自己,但言语并不能把自己交给他人。我看着电视里的他们,或者听广播里的他们,照片里的他们,探班文里的他们,别人口中的他们,仍然如此。

半个世纪前那只被科学家送上太空名叫Laika的狗,据说在太空中嗥叫了很久很久。没有人知道它看见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为谁而嗥叫。

出连仔寄养在我家的黑猫总是会默默趴在一个地方注视着人。我不知道它在想什么,也无从猜测。出连仔过来看它的时候,黑猫会走过去闻她的脸,主人会低下头让它继续去闻自己的头发。

在旁边看着的我觉得这很像一个仪式,问出连仔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回答是告诉黑猫自己回来了。

但我并不能理解。我照着出连仔的做法在出门回家后也同黑猫打招呼,它只是默默望着我,把爪子放在我光着的脚趾上。

也许就像歌里唱到的:“好的,我的故事讲完了。光听我的描述是不够的,因为你只是以你的角度,这是百分之二百迥异的。我想我们都需要穿上别人的鞋,至少走上一英里才能理解别人的人生之路。”

我写关于他们的同人,也将永远只能是一种旁观的感受和态度。

 

 

偶尔交流的朋友对我说她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自己的男朋友,但对方很多做法让她无法忍受,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

你说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一个人,时时刻刻是什么你真的懂吗?每分钟的每一秒,每小时的每一分钟,每天的每一小时,每周的每一天,每个月的每一周,每年的每个月,每个世纪的每一年。你真的在时时刻刻想着那个人吗?

你所想的,是自己还是对方呢?

幸福不是自己从别人手里要来的,而是你在为别人创造幸福的时候产生的。

我不知道他们在一起还能多久,如果不明白这点,还能在一起多久。

某些日子缓步走向黄昏,林子里有两条路,朝着两个方向,而我——我走上一条更少人迹的路,于是看到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我知道,一条路又接上另一条,将来能否重回旧地,这就难言……

比较方便见面的几个朋友聚到一起时总会说到些共同的兴趣,比方音乐和书。最近在看出连仔推荐的格罗斯曼的作品,听的歌里英文曲目多一些,新晋是这首Eminem的“Beautiful”。

“Beautiful”的开头结尾放了Queen的“Reaching Out”,叔叔听到后还有点怀念地跟着哼了几句,不过对于Eminem他不是太附和。我这几天常在收拾厨房的时候放它——除了我,猫和狗,空气里只有“Beautiful”。

昨天和念君谈到写文的一些事,念君说你不要拍我,我也是把你的作品当原创来看的。我说没关系。

很多人也都这样说过,也对我说你写的很虐,或者说把这些故事当原创看你不觉得有错吗?这证明你写的2R同人根本就是走形了啊。

没关系,在决定把吴卓羲和甘永好配成CP时想到这点了。一人有一人的理解,一千人有一千人的解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喜欢2R但邻居小妹妹会说长得好丑并只因为这一个理由而不喜欢他们。

继续阅读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46-13e9ba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