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1 手心的银河

阿细说有流星雨。
不过太晚了你还是老实睡觉吧。←阿细
你可以叫我起床看啊Q口Q←流年仔
我不在家怎么叫你?>:O而且你一睡着电话就算爆机你也不会醒全家人都知道!←阿细
Q口Q←流年仔
就这样在被窝里做着煮清汤可是居然煮糊了的噩梦,睡到天明没有看到流星。

W先生有被阿细邀请工作上的事,于是很开心又能和他见面,阿细要请吃饭致谢,W先生伸手说你家钥匙呢?我要吃你做的饭。
最早是阿细教我煮食的,现在他的手艺也比我好。W先生认识我们久了也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一直认为只有在家里吃饭才是最舒服的事,餐厅里太拘束了。于是阿细很认真地写餐单,开车带我和阿姨去买菜,在厨房里忙了一上午。
W先生很能吃,盘子上桌立刻空得超音速。阿细超不能吃,就变成跑堂伙计。后来就变成我们两个看他吃,出连仔,其实这个时候也特别想你呢>_<每次看你和W先生一起勇猛吃东西,我和阿细这样负责煮食的人心里都会超开心呢。

煮食的人或许都会有这样的心情吧。

以前问过阿细为什么相同的一款菜式,我做的味道总是不如他。阿细的回答是可能因为自己给自己设定的身份不一样。
我给你做的时候,想着自己是大哥,在给妹妹做,所以是哥哥的味道吧。你会觉得我做得好吃,可能是因为我做菜的时候一直考虑到的都是你的喜好这也就是为什么,妈妈做不出阿嬷的味道来,我做不出妈妈的味道来,你做不出我的味道来。←阿细
Q口Q←流年仔

W先生的手受过伤,据说掌心有条不是太明显的伤痕。可能是视力的关系,我看不见。阿细拉过我的手在W先生的掌心上划了一下说就是这里。
当时以为手会断,后来好好的。←W先生
W先生的同事有说那道伤痕很厉害,而我却看不见。W先生说这是好事情啊。
有些东西是不需要看见并记住的。

我没有工作,但常常会看到大家工作时的情形。阿细工作很辛苦,W先生工作很辛苦,出连仔、王爷也是,yaya周末也在工作。但是我也常听到有人说没关系,这份工作我做得很开心。
W先生和出连仔带我去看过他们工作,我看着许多同事和他们一起忙碌,本来很冷的摄影棚里热腾腾的。
阿细工作太晚就睡在桌子上,结果脸上印出了皮包印。我们一起笑话他,笑完了会心疼。他照旧睡桌子,还会在睡前跑来跑去拜托其他人明天早上记得买早点给他吃。
自己开心,身边人也开心。这些才是需要记住的。

其实就算叫醒我,给我大望远镜我也不一定能看清那些微弱光芒的星星。
但我记得曾经见过它们的样子。这就够了。
是份开心的回忆。

 

西仔送来的礼物>口</超正超可爱的雪人。谢谢你,收到礼物好开心。我们的生日都是十二月,也同样希望你能平安幸福。

阿细说有流星雨。
不过太晚了你还是老实睡觉吧。←阿细
你可以叫我起床看啊Q口Q←流年仔
我不在家怎么叫你?>:O而且你一睡着电话就算爆机你也不会醒全家人都知道!←阿细
Q口Q←流年仔
就这样在被窝里做着煮清汤可是居然煮糊了的噩梦,睡到天明没有看到流星。

W先生有被阿细邀请工作上的事,于是很开心又能和他见面,阿细要请吃饭致谢,W先生伸手说你家钥匙呢?我要吃你做的饭。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55-939c1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