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4 痕迹

隔一段时间会帮忙阿姨收拾东西,把不用的放进储藏室。有些阿姨说可以扔掉的我也会重新捡一捡,留下来装进箱子里。阿姨总认为既然不用了还要占一块地方存放,我这种举动实在没有必要。

只是很舍不得,还是坚持留下来。于是越堆越多。

每次去储藏室就会觉得像是去见一个很久不见的人。会打招呼,说我进来喽。打开灯,会说不好意思吵到你喽。它也会安安静静等在那里,一副没关系没关系,好久不见啊,请进吧的表情。

因为没有工作,自然也没有收入。这个红烤箱是攒钱买的,被高强度使用便提前退休了。跟随退休的还有这些制作点心的模具和工具,现在有更多更好的模具更大更先进的烤箱替代它们了,只是我一直没有让阿姨把它们扔掉。

眼睛不好的缘故,曾有一段时间烘焙经常会失败。出连仔碰到了就帮我把所有糊掉的点心都吃掉。在家里给她做芝士蛋糕的那一次刘海还特别长,出连仔从那个谁看着都像她带出全家细软的大包包里狂翻了半天,找出一个发卡送给我戴。

她说这个海豚发卡是在街上小店随手买的。不过戴起来很舒服,我就经常用。后来发卡坏了不能再戴了,便收存放到现在。

在厨房里煮食的时候会放从前的录影,听着听着就觉得一个人的房间也会变热闹。这几张照片是从一段录影里截下来的,其实只是很普通的握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着鼻子总会酸酸的。

我相信你们会变得光芒万丈。

你们已经让我觉得很幸福了。

 

隔一段时间会帮忙阿姨收拾东西,把不用的放进储藏室。有些阿姨说可以扔掉的我也会重新捡一捡,留下来装进箱子里。阿姨总认为既然不用了还要占一块地方存放,我这种举动实在没有必要。

只是很舍不得,还是坚持留下来。于是越堆越多。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58-07f9ab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