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焰章】

东面警戒线方向全是日军。


那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一一○旅二一九团三营十连排长沈忠明从堑壕里跳出来,站在掩体前。


“此处是我军事戒区,外国军队未经允许不得进入!”


一声锐响打断了他的话。


焦黄的沙土地上,血浸进去,小小的气泡随之啪地碎开。


堑壕里静了瞬间。


“狗日的小鬼子——!”有人撕扯着嗓子大吼起来。


 

 

枪声一下子响了,又很快零落成稀稀疏疏的断续动静。那些交错缠斗的影子里,雪亮的大刀砍卷了刃,越来越少,模糊在尘烟中越来越看不分明。 十九岁的传令兵挥刀砍了八个日本兵的脑袋,炮打过来,只见到他的半截身子飞上半空。 宛平城内三营指挥所门口,满身血的兵站在营长金振中面前,猛然嚎哭起来。 “都他娘的战死了!都死了!” …… 这是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八日七点三十分之前,在宛平城外铁路桥东桥头阵地和回龙庙所发生的事。 这场战争要打八年。 …… “消耗太厉害……有些连早上还有一百七十人,到晚上就活着四个。” 一个炮响过去,武志强在炮声缝隙里飞快地说。 “独立第九旅和四十二师换防,四十二师的人下来饭还没吃完,第九旅就全没了。二四一师只剩下一百多人,还有一三七团,十九团……” 方少陵没说话,把弹夹拿起来看了看,装进枪里。 “师座!” 武志强喊一声,也只喊出这两个字就停住了,望着那个年轻人头也不回走出房门。 他叹口气,紧走几步跟上去。 方少陵忽然回过头问:“老武,你老婆生了吗?” “还有两个来月。”武志强答道,随之也笑起来。“您也有好几年没回老家了,满月酒我是一定要请的。” “你不用跟我去南苑。”方少陵跳上车,手抓着车门笑道:“上城里找张自忠,那老小子还欠我五十挺机枪,去替我要回来!” “师座!” “要到枪再到南苑找我!” “我是您的副官!师座在哪里我就该在哪里!” “崇子!开车!”方少陵冲前面喊。 “师座!师座!” 武志强拼命喊着,扒住车门跟随发动的车子跑起来,试图跳上车。方少陵一枪托砸在他的小臂上,狠得如同当年踩断那个和他抢交际花的家伙的腿。 轰隆隆的炮声又开始响个不停,从车里探出头的方少陵朝武志强扬起手,笑得意气扬扬。 “记住!要不到枪,别来见我!” 吉普车在颠簸的砂石路上狂奔,刘崇子回头瞅一眼方少陵,欲言又止。 师长瞧出端倪,淡淡一笑。 “老武好不容易才得这么个孩子,崇子,你想不想咱们七十九师最后好歹有个后?” 勤务兵没答话,咬着牙一脚油门踩到底。 越临近南苑,枪炮声越密集,耳朵也开始被震得嗡嗡乱响。方少陵嘴角翘起来,眯眼望向前方一片血红的天空。 就算全军覆没,他认定自己也必须赶往那里。佟麟阁、赵登禹……大家一起从喜峰口血里硝烟里爬出来的人,这次也该一样。面对敌人就死拚,军人天职。没什么可说的。 …… 七月二十八日,日军向驻守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发起全面攻击。主要攻击目标是二十九军军部驻地南苑。留守在此地的二十九军卫队旅、骑兵师第九师一部以及军训团,平津大学生军训班大约五千人浴血抵抗。当日下午,日军从东、西两侧攻入南苑,二十九军后撤至大红门附近。 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二十九军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阵亡。 …… 炸弹响过之后,方少陵推掉压在身上的死人,又把小腿受伤的刘崇子从里面拖出来。 “卫生员!卫生员!” 他扯着喉咙喊。嗓子早就哑了,满是血腥味。一个军训团的队员跑过来,手里抓着卫生员血淋淋的一只胳膊。 “胳膊断了!”他简短地叫道。 方少陵又从死尸堆里拽出几个还喘气的,指着他们冲那个队员喊:“找几个人把他们送进城!” 留在这里不是被日本人打死,就是被日本人的飞机炸死。 方少陵肯搏命,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刘崇子和那些战士们这样等死。 队员朝身后的公路张望,忽然大喊起来。 “晓星——!”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63-497e9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