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回章】

 抡起大刀砍倒了面前的日本兵,方少陵跟着军训团队员向回奔。周围那些肉搏的人就像陷身在暴风中,撕扯,吞噬,刺鼻的血腥味。
胳膊上带着军训团袖标的段晓星跪在炸坏的车旁,正把一个伤兵向外拽。硝烟太重,他看不清跑向自己的人,直到对方冲到近前他才蓦地抬头,紧接着就被一下子踹到土坑里,有人大吼:“趴下!”
一个炮弹炸过来,热风裹挟起沙石狠狠打到脸上。方少陵顾不得晃掉帽子上的土就狠狠揪住对方的衣领,厉声问:“不回城留在这里干吗?”
段晓星这才认出面前血人一样的方少陵,帽檐下还是那双森森寒气的眼睛。
他擦一把脸上的泥污:“撤退的时候被打散了。我和大师兄几个人——”
又一记炸响,方少陵手疾眼快把他按下去……
“段晓星!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重新爬起来的时候方少陵喝道。
“我家在这里!”
“少废话!”
段晓星刚要张嘴,对方劈头盖脸又是一句:“军队都撤了老百姓还管屁用!快点走!”
跟随方少陵留守大红门的一营营长贺根发带领几十个战士从道旁的高粱地里钻出来,朝这边跑过来嘴里喊着:“师长!敌人上来了!”
“警备师的人呢?”
“早跑得没影儿了!”
“妈的!这帮四条腿的家伙跑的倒快!”方少陵狠狠啐一口。
远处传来轰鸣声,夹杂着机枪扫射的锐响。听着就像有无数个鬼魂齐刷刷磨起牙齿,飞溅的锋利碎屑崩散得到处都是,一击一滩血。
“飞机!隐蔽!快隐蔽——!”
现在撤退的大部队要经过大红门,如果轰炸机一上来,就全完了。混乱中听不清是谁在喊,公路上的人一时乱哄哄冲进高粱地。方少陵记着受伤的那几个伤兵,边指挥着队伍隐蔽,边继续在公路上朝刘崇子所在的地方跑去。
刘崇子和另外几个伤兵正从死人堆里拼命爬出来。
“师长——”他嘶声喊。
“师长!师长!”身后的贺根发急红了眼。
方少陵笔直向前狂奔。他是军人,有没有明天只能靠自己的命去搏出来;但刘崇子是跟随他一起拼到如今的弟兄。
这不一样。
不一样。
段晓星几乎想都没想,紧紧跟上去。
他并不是军训团的成员。大师兄麻强坚决不同意师弟和自己一起去南苑,甚至搬出苍龙武馆总要有个当家主事人的理由。段晓星嘴上答应,但自从七月七日日本人炮轰宛平城后,他便拿定了一切主意。
他派两个年龄大些的师弟护送言子规去南京,又让祥叔返回城里看守武馆。安排停当后便只身悄悄去了南苑。
直到二十八日,麻强才在南苑的战场上遇到他。
……
有什么办法。
我的家在这里。
……
他望着跑在前面的方少陵。那个人在喜峰口砍死过日本鬼子,也是间接害死巫马的凶手。
一天下来,到处都是损失惨重,连副军长都阵亡了。所有人都在撤退,他却带着已经伤亡大半的七十九师留下来断后。
北平城很大。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相逢。
民国二十五年,民国二十六年。
世道不太平,可人各有各的活路。
他以为再也不会遇到这个人。或者,如果能找到有个可以为巫马申冤昭雪的地方,将一切做个了断。
可是现在……也许我们根本没有活路。
飞机低空掠过头顶,子弹在脚边崩出一串烟尘。方少陵扑到刘崇子身上,等扫射过去便赶紧把他和另外一个伤兵连滚带爬拽进高粱地。
“师长!弟兄们都快死光了!”贺根发抓住他。
“大红门这里还剩多少人?”
“不到一百人了!”
他向赶上来的贺根发吼着:“传令下去!七十九师的都给我守在大红门!大部队没撤完前,你们死也要给我死在这里!”
还没说完方少陵便忍不住四下张望,从散淡的硝烟里找到段晓星的身影,立刻没好气地狠狠补上一句:“让军训团的人和老百姓一起走小路!”
段晓星似乎根本没听到,背起伤员跑向路边。麻强和另外几个军训团队员赶过来接应,他简短地说了声“还有伤员”,自己便又冲回到公路上。
又一架飞机出现在北边天空。
方少陵仰头望着嘶声喊:“把机枪给我!”
日本人发现了公路上还没有完全撤离干净的中国军队和老百姓。
炸弹投下去,接着便是机枪扫射。
黄土颜色的天空布满猩红的斑点,随后变成了血的模样。
手指抠在沙土里,半天才从地上抬起头。方少陵吐掉嘴里的沙子,不知道哪里受伤了,吐出来的全是血沫。他喊着贺根发的名字,正要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人压到了身下。
他瞪着眼睛,瞳孔里全空了。
段晓星从他身上直起腰,跪在旁边似乎想张嘴说话。方少陵听不清他讲了什么,只看着血从段晓星的嘴里涌出来。
看着那个人低下头,茫然地看着自己满手的鲜红。
段晓星擦擦嘴,好像越擦流出来的就越多。他想站起来去搀倒在附近的一个伤兵,几步的路却怎么也走不过去,耳边好几个声音在惶惶地叫喊。
他下意识继续擦掉嘴里流出来的东西,可手不听使唤。人跪到地上,想扶着炸塌的土墙站起来,刚撑直身体就再度重重滑下去,他拼命试了几次,最后便连坐也坐不住,整个人倒在地上。
然后有人抱住了自己。
接着便看见方少陵血淋淋的面孔。
方少陵伸手试图捂住那张还在往外一口一口吐血的嘴,仿佛这样就能让一切停止。鲜红的颜色充斥在每个指缝里,手心从冰凉变成滚烫。火苗蓦地蹿升起来,烧得神经嗞嗞乱响散出焦气。他瞪大眼睛看着在自己怀中不断痉挛的人,听见一个不是人的声音在喊。
“混蛋——!你给我起来!起来!不准死啊——!”

北平城很大。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相逢。
民国二十五年,民国二十六年。
七月二十八日,日军轰炸大红门。是日午夜,二十九军撤离北平。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64-3c4da6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