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个童话故事。

七个强盗去了山村,本想大做一票。到了村子里却莫名受到村民的欢迎,被奉若上宾。强盗头子很奇怪,村长跪在地上说出了缘由。

这个山村的人世代以打猎为生,因为有村民虔诚的敬奉,山神与他们相安无事。然而某天,村民为了得到商人的高价钱杀了山神妻子变成的蛇,平静的日子不复再存。

你们每年要送一个孩子过来让我吃掉,否则我就毁了这个村庄——被仇恨啃噬的山神如是说。

于是村庄里每年都会送孩子给山神,以换取一年的太平。山神的怒火并没有因此得到平息,常年葱郁的大山开始四季积雪,风声好像人尖利的哭号。

这样下去村庄还是会完蛋。村民们向上天苦苦祈求解决的办法,终于得到天神的喻示——

会有七个白天鹅武士来拯救你们。

一切都会好的。

 

强盗们并没有想到结局。他们索性假冒天神喻示的武士,夸下海口并从村民那里要来各种各样的谢礼;村民们欢欣鼓舞,强盗们却心里盘算着准备趁天黑悄悄离开这里。

童话故事的转折总是干净简单又直接。

在离开的路上,强盗头子遇到了一个小孩子。孩子以为他们是不认识回休息处的道路,便好心地引领。交谈间强盗头子知道孩子是今年准备送给山神的祭奠。而他心里此刻想的并不是自己就要被吃掉,而是为即将出嫁的姐姐在风雪的山中寻找稀有的鲜花做礼物。

故事的转折就是这么简单。

强盗头子感动了。

他用一个也非常简单的理由支开了同伴,自己独自上山。

然而同伴们却都没有离开他,相继跟了上来。

老大,我们是一起出来的,就要一起回去啊!

没有失去过的人怎么可能理解我的痛苦!山神在他们头顶咆哮,雪花拍打在脸上,一记一道血痕。这个该死的世界即便毁灭掉一万次也不能让我忘记仇恨!

失去伴侣固然痛苦,但吃掉那么小的孩子,把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不能原谅!

你把一个人的仇恨变成所有的人痛苦,不能原谅!

七个强盗和山神搏斗了七天七夜。

到第八天的早晨,多年不曾停歇的风雪终于消失了。

在强盗和山神搏斗的地方,长出了七棵开着白色花朵的苹果树。

 

这个故事叫苹果树武士。

主题是牺牲、重生和救赎。

 

看念君写的《搁浅》时,我脑子里想到的就是这个小时候听到的童话故事。我曾经因为对这个故事纠缠不休把阿细搞得有点不耐烦。

其实大家都有错,为什么不能原谅山神却要杀死他呢?

强盗的做为很感人,很富于牺牲精神,但为什么一定是为了这些贪利的村民而丢掉性命呢?

孩子固然可爱固然无辜,为什么甘于受戮却没有想到丁点改变的办法呢?

村民咎由自取换来了报应,为什么不想办法自救却只会送上自己的孩子或者求救于他人呢?

其实童话故事总是在某个角度单纯简单到让人不敢去推敲,否则就会无奈地翻盘。比方说,我不能否认强盗的牺牲精神,但是如果没有村民的贪利,后面的事就不会发生。

这个故事没有让我像尘土一样忘记,或许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原因存在。

《搁浅》里的王啓杰和甘永好也是如此。

无法说服自己的矛盾以及心里其实暗暗渴求的有那么一丁点阳光的未来。

王啓杰的经历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伤痕,然而如果他始终认定这是自己的伤痕,它们便也永远不会有痊愈的一天。

所以他不但没有磨平自己的牙齿,还让其更加锋利,哪怕刺穿自己的嘴也毫不在意。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伤人必自伤。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懂这个道理。

还好来得及。

至于甘永好。

我想之所以在林峯诸多角色中对这个人印象最深,或许是因为我和我的几个朋友所尊崇的一些原则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清晰的验证的关系。

要做永远原谅别人的人,不要做被别人原谅的人。

要为喜欢的人创造幸福,这样才能让自己得到更大更多的幸福。

这也并非什么“圣母”“殉道”,只是一种做人的原则而已。

语言会变成思想,思想会变成行动,行动会变成习惯,习惯会变成性格,性格则将变成一个人的命运。凡事总是要求自己,让别人来改变自己是没有用的。

别人只能成为一个开始的契机。

王啓杰是甘永好的契机,甘永好也成为了王啓杰打开那扇门的钥匙。互相吸引便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当然,这里还是有些童话故事转折的简单,但看的时候已经可以接受并乐见这样的简单了。

这篇文让我想到了一点东西。人是要靠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或者人的生命才能找到自己的灵魂。比方:家人的生命,最珍视的感情。

很多人都是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改变,改变成本应该早就存在的最好的自己。可惜太晚了。很多人总是认定自己或他人有许多缺点,殊不知缺点在某个方面其实也是优点。就像看似无法推敲的童话故事,换个角度看,它所制造和扩充出来的感受空间也许更易于使人接受。

文中的两个人会一直坚持下去,也正是彼此发现了对方身上的这一点。只是有点点遗憾,我看到这些地方的时候总有一种一口气喘不透的感觉。如果能再把角色骨子里的东西挖掘得更深一点就好了。因为《搁浅》里的王啓杰和甘永好总是让我抱持了一些怀疑的态度。他们能看到自己的勇敢吗?能看到自己的坚强吗?毕竟,环境不需要对抗,要对抗的永远是自己。关键是要看你选择好的一面还是坏的一面。

王啓杰做出那个选择时,我很想问他:你知道自己的人生该如何拥有如何得到吗?你确定甘永好一样清楚吗?想要吗?那应该如何拥有?买东西,放下钱,拿走东西。想要爱情,放下同等价值的东西。想要能力,放下同等价值的东西。人生所有一切都有互换转化的价值。如果想要世界,放下同等价值的东西,这个世界就是你的。所谓努力是一种付出,是一种你要放下的价值。

你要是掌握了所有价值的转换点,你就拥有了一切。所以人生可以活的很轻松幸福快乐,可以没有愤怒没有伤痛。那些情绪为什么会存在,只是因为你没放下你应该付出的价值。

如果王啓杰放下了,他自然就能获得幸福。故事结局或许会被认为是比较狗血,有时也未尝不是另一个开端。而我看到时候接收到的信号是无力感。在前面看文时产生的疑问在这里仍然没有得到答案,王啓杰是否真正拥有过幸福,甘永好是否真的保护住了最珍贵的东西。其实在我自己写东西时,也常常会面对这种无力感。我的问题是在于自己还没有想明白,不知道念在写的时候是怎样。

苹果树武士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镜子里的人,除非打碎镜子否则永远只能眼睁睁看着,但是打碎了镜子,他的生存之地也便不复存在。

《搁浅》中的两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镜子里的苹果树武士。

 

全文的气氛是好的,只是在看见各种字体转换、过多的超脱于文中人之上的议论会让我时常抽离出去,想一堆之上所写的东西。所以以上写的真的不能算是评论,说成是缘由看文想到了一些事情就此记录,说到是零碎感想也许更适当些。

 

 

****未完****

很早前就答应为念君写文评。自己对评论不是太在行,到现在也只写过《一千零一夜》前半段文章的评论。言不达意,还请念君多多谅解。

 

很早前就答应为念君写文评。自己对评论不是太在行,到现在也只写过《一千零一夜》前半段文章的评论。言不达意,还请念君多多谅解。

继续阅读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coraskitchen.blog125.fc2blog.us/tb.php/80-79174d0c